没有人知道,玄天宗对天月的感情,没有人知道,两人当年因为仙神大战,所擦出的火花,几百年来,玄天宗一直在隐藏自己的感情,自从日神殿主蚩傲出现,

    他就退了回来,在背后一直默默的关注着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但凡神界有事,牵扯到日月神殿主两位殿主,就会有他玄天宗的影子,每次都能化险为夷,亲眼看到天月平安,他才能心安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仙界,玄天宗的目光,也是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神界。可是,这一次,出现了意外,日月神殿两位殿主双双陨落了,特别是天月,陨落在自己的怀里,化成了天地能量,最后的那一眸的微笑和歉意,玄天宗读懂了一

    切。

    所以,玄天宗悲痛欲绝,一下子似乎老了几千岁,黑发相间的发丝,瞬间成了雪白颜色,沧桑万古的眸子,此刻一下子暗淡无光,心灰意冷。“看来,你对她的感情很深,玄天宗,你代表仙界,神界的气运秩序已经改变,现在就由你来改变仙界吧,不要怪我,要怪只能怪荒天花女,是她的诞生,促使本

    尊改变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望着玄天宗那心如死灰的模样,皓月公子冷哼一声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地更替,秩序改换,新的道尊出现,这是不可逆转的,你的下场和我一样,只不过,我是为仙界尽力,而你——则会被钉在天地耻辱柱上。”

    望着皓月公子,玄天宗此刻无喜无悲,神色平静,缓缓而谈,此刻,他的身体在慢慢的虚化,星星点点,化成能量,在慢慢的消失。玄天宗在化道,不为世争,不为天争,不为道尊,只是心中的那一份情义,如今情义已灭,他已经生无可恋,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久,失去了最后的

    动力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——”

    看到玄天宗如此,皓月一怔,神色有些复杂,并没有再动手,撕开了虚空,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此刻,几道恐怖的能量波动传来,分为四个方向,齐齐的出现在神界这片天地。

    这个方向的强者,分别是诸天红英,朵朵,人皇,还有平天大圣。

    “你这又是如苦——”

    感应到神界的哀伤,诸天红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神色凝重,眼神悲痛,堂堂的神界,如今真正的没落了,失去了原有的生机和活力,整片天地一片黯然。如今又看到玄天宗化道,心中颇不是滋味,想当年,她反出天地门,自创诸天门,不过,说到底,她曾经是天地门的弟子,哪怕现在领悟了本源之力,实力比起

    玄天宗强大的多,有时还会对玄天宗不屑以顾,不过,从心里,对于这个门主,诸天红英还是很尊重的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皓月,现在我们杀上荒界,把他杀个魂飞魄散!”平天大圣顶天立地,身材极为庞大,如同一座小山一般,两根牛角闪烁着淡淡的乌光,一双牛眼瞪的比铜铃还要大,冲天的怒火把天上的星辰都震碎了,巨大的

    三叉在虚空一顿,出现了层层涟漪,把虚空都轰成了混沌。

    “不要冲动,你虽然领悟了大力法则,不过,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看了一眼平天大圣,诸天红英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我们一起出手,本圣不信,还杀不了这个狗屁散修。”平天大圣吼道。

    “天地万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任何波动,都会让无数的生灵涂炭,这该如何是好?”人皇屹立一方,神色幽幽,轻声自语,他代表的是万民的气运,代表的是人族的皇运,是三界沧桑万民气运为一体,任何一处大域的波动,都会有无数的生灵死

    亡,这让他心中难受之极。“大哥哥当年说过,通天碑找六耳猕猴大圣推算过天机,将来的道尊出现,会有许多强者陨落,那一战,将会陨落很多人,有许多强者不复存在,这是末来的一角

    ,已经开始出现了端倪。”

    朵朵空灵神圣,淡淡说道,这次她出来,携带了大道宝瓶,还有荒塔,准备发动最强一击,可惜来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天机早已混乱,他推算的并不一定是正确的,不过,那些人,一定要陨落,否则的话,这片天地将会不宁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朵朵,诸天红英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——”

    隐约中,四人还是以诸天红英为首。

    “暂避锋芒吧,过不了多久还会有大战,他也该回来了,荒界那边的情况末知,不可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诸天红英深吸了一口气,凝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也要小心!”人皇首先表态,然后身形慢慢消失,他代表的人族,身化万千,没有人知道,他的真身在何处,除处杀尽天下人族,消灭人族气运,否则的话,这个人皇是不会

    轻易消失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需要,请及时传讯。”

    平天大圣嗡声嗡气道。

    “平天前辈,如无去处,不妨去逍遥门做客。”

    朵朵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的战力并不输于我,不要如此称呼,我已经领悟了大力法则,山川大地,就是我的本体真身,他们想找对付我,能找得到才行。”

    平天大圣自傲道,朵朵轻轻点头,并没有勉强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朵朵,诸天红英道,于是两人直接撕裂了虚空,返回了仙界。一时间,仙神两界天地哀伤,缟素漫天,如同白色的世界,特别是神界,失去了日月殿主,就像失去了精气神,人人悲伤,哀呼,不知道神界的末来会走向何处

    ,还是就此沉沦,消失。

    “谁来救救我们神界!”

    有老者仰天悲呼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再看仙界,身天天地门主直接陨落,更是打击了整个仙界的志气,天地门缟素一片,万千弟子在痛苦,有不少的强者,纷纷前往天地哀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们不去杀了那个皓月,为什么,洛天呢,他为什么还不回来,他到底在想什么?”逍遥门内部,有一人眼睛通红,忍不住的痛哭咆哮,正是那个霍格,伴在他身边的是一身素衣的伊轻舞。

章节目录